圖書館的月亮
【字號: 新華網( 2021-08-12 16:36)  來源: 甘肅日報  作者: 吳奕昕

  由于母親在大學的圖書館工作,我小時候有很長一段時間,每當學校放了學,家里又沒有人,便一個人跑到圖書館里來尋母親。母親在前臺斂著聲為學生借書,我便獨自在林立的書架后坐著。

  晴日里,總有金龜子從窗外撞進閱覽室來,金屬色的脊背朝下翻著,四條短腿蹬向空中。陽光從明亮的玻璃外流瀉而下,在地上晃蕩出明亮的光斑;我便在陽光下和那些小蟲戲耍,一玩便是半日。玩累了,便將它們又送還到窗外的廣袤天地中去。如有幾日沒來圖書館,窗沿上必然會多出幾具金龜子的尸體,明顯是無法翻身而力竭死去的。那些絢爛的小“寶石”失卻了耀目的光澤,僵硬地臥在窗沿,如小小的沉寂的石粒。我遠遠地望著那些小生物死氣沉沉的軀體,頭一次在內心感到了恐懼:金龜子的死亡,讓我尚且幼小的心靈生發出憐惜之情。

  南方的小城,晴天終是少見的,雨霧的陰影便常?;\罩到圖書館的屋檐上來。雨日的圖書館,仿佛和晴天里有了些許不同。雨水從天穹墜落,耳邊便回響起嘈雜的炒豆似的樂聲。屋里的光線較平日黯淡,書架間于是投下大片的陰影,對孩童來說,似乎顯得有點怕人。圖書館里存放的多是舊書,在雨天,便滲出淡淡的氣味來。

  一次,我對母親說:“書發臭了!”母親回頭瞪我道:“那是書香!”當時以孩童的眼光判斷,終究是察覺不出那獨特的氣味如何可以被稱為香氣,只覺得屋內的氣氛神秘得迷人。書架間似乎也彌漫著極淡的雨氣一般,借閱者的腳步聲回蕩在這氤氳的潮氣中,便顯得比平日輕微些,常常是只聞其聲不見其人?;秀敝?,便覺得行走的不應當是人類,而是書頁間飛騰的魂靈——那時我認為,書中的“顏如玉”,理應是精怪一般的存在,自會在有心人面前顯示出如花似玉的面目來。于是,便自然而然地將那行走在書架間的陌生人認作是那筆墨化身的精靈了。

  母親每日總要等到閉館時才會離開。我坐在窗口,母親熄了燈,閱覽室內便徹底暗下來。滿天的月色一瞬間涌進屋里,頃刻便潑下白花花的一地碎銀。我獨自坐在月色下,當時的心情已經不記得了,或許想過一些東西,又或許什么也沒想。書架的高塔在背后聳立成黑黢黢的一大片森林,月光便于塔間流照出一道道銀白的清光。

  我望著月亮,心中很沉醉似的,為了配合這皎美明凈的造物,便有意在月下念起背過的詩句來:“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笨墒撬鞘裁茨??南方是見不到霜的?!八边@個字念起來倒是清清爽爽的,明快而好聽。而故鄉在哪里呢?故鄉就在腳下。我不認得霜,也不需要懷念故鄉。月亮卻只是像李白千年前曾遙望過的那般,潔白而冰涼,獨自掛在高遠的夜空上。

  后來讀了初中,搬了家,圖書館的記憶便在腦海中模糊了。再后來,獨自一人于秋日北上,在某個落著寒雨的夜里,第一次走進了生命中的第二座圖書館。閱覽室里安安靜靜的,紙頁的翻動聲像是某些熟悉的魂靈。我在窗下一個人坐著,聽著窗外淅瀝的雨聲,望見山脈的輪廓在遠方寂然地橫臥;圖書館像是天地之間的一顆沙礫——一顆安睡在萬里群山和瓢潑雨幕間的沙礫,大度地懷抱著無數人無法忘卻的歲月,沉默地孕育著無數人期待的明天。

  等閉館時走出門來,才發覺不知何時雨已經停了,天空被雨洗得澄澈,一輪泛黃的滿月忽然從云層上掙躍出來,清澈如水的白光將遠山的輪廓照得通透明亮。我提著電腦包在門口站定,掏出手機來想要拍那天穹上的月亮,卻又不期然想起那句“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

  霜終究是見過了無數次的,在每個天光未上的清晨,都如約而至地攀爬在我的自行車坐墊上,總要把它們拭盡后才能正常騎乘。而故鄉又在何處呢?故鄉那片熟悉的云水,卻已然沉默在兩千公里之外的江南了。眼睛忽然沉重地酸澀起來,這遲來的游子的情思,竟有朝一日也允我向它臣服了。

  我和圖書館的交集究竟還會有多少年呢?我明白,即使是在此處——在北地,我也終有一日要離開的,那時,這望過無數次月亮的、陪伴過我無數個清晨暗夜的圖書館,也只能留于我的記憶中了。我向前走去,一座座圖書館卻仍在原地靜靜地佇立,沉默地等待著另一批學子的到來。到那時,晨光和夜色還會按時交替,不同的清澈目光依舊透過閱覽室同一扇清澈的窗,歸往遠方遼闊的天地。

  寫到這里,想起曾經的很多事,心情漸漸變得踏實而開闊了。我放下筆,默默走出圖書館去。月亮一如既往,靜默而亙古地高掛在夜空。(吳奕昕)

 
Copyrigh © 2000-2012 gs.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單位:新華網甘肅頻道
本網站所刊登的新華社及新華網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
均為新華通訊社版權所有,未經協議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7754432
2020最新亚洲中文字幕在线,mm131美女视频毛片,亚洲欧美人成网站在线观看,18禁黄网站网址免费.